你最好忘记

起雾了。
玻璃上的朦胧的看不到外面,李熏然才从外面进来,呀的一声开了门,今天他戴了个镜框,镜片有些模糊。
乔汐?
她在画画,画一扇起了雾气的窗户,更像是车窗,朦胧的有男人的侧影。
想必是李熏然。
正主在一边坐下来看,一边赞叹自己可真上镜,又问乔汐画这个的含义。
乔汐转过头看着他,轻轻笑着说,你太阳光了要给你点朦胧美才好。
我才不是傻白甜好吧,李熏然嘴微微撅起。

画好了挂在哪里好。李熏然高兴的自言自语。
他穿着那件常穿的藏蓝色外套,都深秋了依然活蹦乱跳不多穿一点。
画好了,就挂在书房里吧,在大窗户的旁边。
房间外没有答话。
乔汐看着起雾的窗户,眼睛里空空的,刺破这层水汽要到天际去。

熏然走后一年整。
落款。

反刍今日

现在每天干着的是时尚编辑的活但其实还是在反刍别人的东西,接不到第一手资料于是如此其实也正常。
今天第一次加班觉得自己真的脆弱,找不到东西可以用的时候就会期待别人的帮助到头来其实还是一个人孤军奋战。
孤军也是有气势的啊,所以并没有什么。
挺好的,最起码保底我是有钱的,有工资的,其他又何必在意那么多。
很寂寞的时候就想念老王,坐在公交车上的时候又想念以前的人。
没什么意义纯属在dramaqueen一把而已,并没有爱的感觉了。
不过真的很想看老王的电影倒是真的,太期待了,真有趣不是吗。
最起码从明天开始要保证自己不会再加班了。
不想再孤独的坐在那里觉得自己束手无策了。
这个世界总是有人觉得自己是救世主,我对你的谨慎温...

我亲爱的演员们

  这两天大概是王凯最难过的时候了,孝顺爱家的乖孩子其实这点挺像孟韦的,所以当时演北平的时候,青春清纯的眉眼总是演技范例。如果要说老王是爸爸妈妈眼里那种乖孩子,老王肯定要想你这可不了解我,男孩子做过的坏事我都做过了。他有很强烈的武汉伢的感觉,很倔强很敢做。从小到大都想在舞台上,最后孤注一掷去了中戏,漫长十年从开始热烈的幻想到迫于生计接了陈家明的角色,即使这样,还会去酒吧为了观察娘娘腔的行为习惯来不让戏假,做到了,小时候看丑女无敌真是恶心到了哈哈哈。
  第一次被吸引到,是因为湖南台首播时的伪装者,明诚侧过身子表情的深不可测。那个时候以为他是个坏人但又觉得不像是就想看看这个角色...

远行

所以我从不曾远离你,只是时差存在,我还没有远行。
这世界每时每刻每分每秒,皆是我等待的时间。
你找什么?
我也在找。
也许不必找了,其实有没有并不重要。
它刻在我心上。
不必知道它是否刻在你心上。
你回答我就好了。
你应允我就好了。
在前进的路上,总有大雾断路的日子。
不见得。
我领你去光下。
或者,给你看我心的光,燃烧我的骨肉。
远远的,不想远离你。
你已经远行。

很多道理定义给特定的人,反而浪漫。说给有感触的你听,你记住了,大众没记住没关系。

我哭出来了,我好难过,我好快乐也很舒畅,每一天都是这一天,我害怕所以不敢想未来,太蠢。

爱你。

我曾想我能生生世世对你一张脸,平凡不过俗世里小生活,对你双眸共饮一碗汤 ,牵你手搂你肩去天涯海角。
我曾想这世上有人会披荆斩棘为了理想,把泪水涂抹在手背,一点不咸。生里来死里去,就为了在陷阱里扎瞎双眼都不惧怕,无数个陷阱,我可当你在我隔壁。
我曾想如果我生命异常短,我能看你身影就好,最后一眼是这样就好,我把对生命的怜悯和可惜都忘记在这一刻,爱情是世上最好的东西,最好,最值得。
我曾想你抚慰我,用拥抱,用亲吻,用亲手做的菜,用你的声音。你却不知道那是抚慰,只知那是本能,因为我也是如此对你。
我曾想一切事故都是几率,一切悲剧都是必然,一切怨怼都是自找苦吃。我们俩个珍爱着生命外的生命,是从我们自己身体里长出...

悲剧式

  十五六岁的时候喜欢上hyde,于是看了不少关于他的同人文,很多文连名字我都不记得了但是记得当时看完的心情,很惨淡,但是却感觉不到悲伤,故事里的世上,恋爱的小情人贫穷爱喝酒,被压在车前盖上打屁股,不苟言笑的小混混就是看中那个不穿内裤一件大短袖的小孩儿,他喜欢画画,在一条街的墙上画他自己的画,我还记得那个隔在两人之间滚烫的小灯泡,和融化到酒里的薄荷。
  很多年后,小孩儿死于爆炸,在那一个大坑里,曾经有一个男人和一个男孩短暂的爱情。另一个故事,他作为军人被处死,是前线记者的青年还在门口,喂猫等他。
  十几岁的时候,我很沉迷这种悲剧,仿佛世上一切美好的爱情,都不会有一...

好像晚了些

我是看着你的
我是远远的望着你的
当你捧着粉色的花束,提着行李,兴冲冲赶船时
你那样子
是忙着去见爱人么
我的脑子里混合着花香和吻的清甜
多浓烈的香味和颜色皆不要
早春的粉色就够美
你逛进旧书店的样子
我欣赏的搁在心上
爱你便是一切都好了罢
那么崇仰你浅淡而浪漫的身姿
才是爱的开始
是我不见愁云的起始
我发现完整的我的道途
与你在一起
你爱看的书
那个作家别的书
我搁在床头上看了大半
我在书籍堆积而成的尘埃里看着一处
逆向过去
无法表达我找到答案的欢喜
你因为我欢笑的样子
何其甜蜜

白兔歌

  还记得很小的时候,非常小的时候,我曾经非常喜欢一个青年,但是那个青年早早在年华最盛的时候就爱上了一个非常清丽与他十分相配的女子,他们经常去离家很远的山坡上最大最大的那棵树那里游玩,有一次盂兰盆节灯市的时候,那个青年带着那个少女在那一片灯火辉煌中接吻了。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人类的亲吻,我有一些偷窥别人秘密的兴奋和紧张,但是更多的是怀疑自己十分就这样理解了爱情这种东西。但是爱情并没有持续到我再次见到他们,少女去世了,青年离开了家乡,听说他后来成为了一位作家,名气很大很了不起,但是他却很孤独,他最后自杀了,跟另一个女子一起。

  ...

1 / 12

© 黑泽苍川 | Powered by LOFTER